夏漣かれん-高三

🌸想做好一个平凡的人🌸
刀剑乱舞/主乙女向/腐向挑食/渣写手/渣coser/画手养成中/大暖男兼树洞/话唠/擅长安慰人/很好勾搭/嫁刀鹤丸国永/冲田组厨/掉进一期沼/不慎坠入药沼/墙头众多/资深甜党/坐标旧都/最擅长唱歌/企鹅1476287557/欢迎点歌/

【归零之间】【鹤婶】雪降り時の子守唄(雪降之时的摇篮曲)

*没逻辑,私设成山

*玛丽苏预警,婶是鬼族(设定来自薄樱鬼)

*如有不适,请不要勉强自己,请立即离开

*私设付丧神消逝之后分灵具有一定损伤,要再轮回一次(即再经历一次曾经经历过的事情)进行灵体修复,方可继续作为付丧神被召唤。(一个付丧神有无数个分灵x)

*没文笔,十分小学生

*审神者名为绫夏,有人设,本文是平行世界,不是本篇

*文中子守呗来自haku-myu,有歌词微调,个人十分中意

(链接:http://pan.baidu.com/s/1skGioTR 密码:ux37)

*有打错的地方请指正,因为我时间比较紧

*本文是一个loop,如果可以请多看几眼

*这个企划是玻璃渣,可我虐不来,我也说不清是be还是he

*乙女向乙女向乙女向!!!

以下是正文,请您过目:

Overture

宵がふけたら(夜晚来临了的话)

遊びましょう(就来玩耍吧)

鬼ごっこはいかがじゃろ(捉迷藏怎么样呢)

鬼ばかりじゃ遊べやせん(到处都是鬼玩不了呢)

三日月出たら(新月出现了的话)

遊びましょう(就来玩耍吧)

日が出る前に(曙光出现之前)

早くおっちに帰りましょう(快些回到家里吧)

Section 01

    冰冷的,潮湿的,是墓室中的空气,那雪白修长的太刀沉眠于地下,懵懂地做了一个绵长的梦,他听见有谁在唱着不知名的子守呗,温柔得快要让他落泪,寂寞而又掺杂些沙哑,裹挟着不知名的情愫,使得他在这暗无天日的墓穴中抱紧了自己的身体。

    刀身阵阵鸣颤,掘冢之人挖开了土层,不真实的光亮照在身上,他又开始了辗转颠簸的无趣生活。每当孤独感要将他淹没,他就不成调地哼起这曲子来,记不清歌词就随口糊弄过去,倒也不去介怀。

    大概是太多时间蹉跎的缘由,刀剑之中也就生出了付丧神来。云里雾里,再次睁开真正意义上的双眼已是23世纪,被告知之时饶是热爱惊吓的他也不禁为之一叹。

Section 02

    鹤丸国永踏着冬末春初的飞雪翩然而至,光幕之中有簌簌樱花相伴,真有一副仙人的风范。

    他的轮廓从翘起的发丝清晰起来,灿金色的眸子甫一睁开,绫夏便浸入了他眼底埋藏的笑意之中。

    绫夏有些怔,按习惯用平淡的语气做完了自我介绍。面前的付丧神一副困扰的样子,微蹙的眉角弯处好看的弧度。

    “本来打算我这边先来的。没想到被抢先了啊……”

    付丧神捕捉到了绫夏眼中的慌乱,自顾自地点点头,随后,清冽爽朗的声线便占据了绫夏的大脑。

    “哟,我是鹤丸国永。怎么样,被我的突然到来吓到了吗?”

    绫夏不禁轻笑出声,鬼使神差竟答了一句“吓到了”,换来了名叫鹤丸国永的付丧神的数秒呆滞。

    暖风吹化了满地的积雪,忽而泛出弧度的衣袂相纠缠。

    鹤丸国永似雪却非雪,硬要说的话,他是一捧温暖的雪,白得一丝不染,轻轻地裹住你的心,为你带来长久的温暖。

Section 03

    那是一次令人扼腕叹息的出阵。检非违使的存在还未尝被昭告于世,偏偏第一部队与他们遭遇,归来时的一行六刃衣衫残破不堪,伤口也深浅不一,随时都有碎刀的危险。

    绫夏早就听说过关于检非违使的传闻,却未曾放在心上,自己遭遇过后心底便生出一股深深的内疚。

  

    明明是她的错,刀剑们却挤出微笑安慰她说 “没关系”,殊不知这一句又一句的“没关系”堆在一起竟让人愈发的喘不过气。

    明明想哭,绫夏却告诉自己错了就要承担,就要弥补,没有软弱的权利。

    手入室中一直沉默着,另五振刀剑修复完毕后,鹤丸国永的修复还远远没有完成,本应是纯白的羽织上仍点缀着星星点点的赤色,腰间横亘一道狰狞的刀伤,让人目不忍视。

    付丧神仿佛毫不在乎一样,嘴角噙着笑意对审神者开玩笑:“是不是更像鹤了?”

    绫夏不知道该如何回应,哽咽之中泪水便顺着脸颊滑下来了,先是打湿了草绿色的榻榻米,然后便洇湿了鹤丸国永的衣襟。他的怀抱看似单薄,实则蕴满了无尽的慰藉。

    复杂的情绪在绫夏的内心交织旋绞,一时间如洪水般喷薄而出,她像个小孩子一样,一遍又一遍地说着“对不起”,纯白的付丧神不厌其烦地给她顺着气,一遍又一遍地回答着“没关系”。

    这样无意义的对话不知道持续了多久,绫夏终于受不住困意的呼唤,竟睡在了他的怀里。

    早上睁开双眼,绫夏发觉自己置身在熟悉的被褥里,手中还轻攥着一件已经修复如初的羽织,白色的,宽如鹤翼。

    鹤丸国永轻手轻脚地拉开障子门,手里捧着托盘,托盘上的小碗冒着热气,晕上他明亮的金眸,倏尔竟让绫夏有些恍惚。

    “我就猜你差不多该醒了,就算很累,你的生物钟还是这么准啊。这可真是吓到我了!”

    “昨天真是失礼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小事一件。快去洗漱一下吧,再不吃一会儿就要凉了。”

   

    他把托盘放在矮几上,做出等待的样子,视线在房间里无目的地游荡着。

 

    暮春时节的风总是暖的,却也收不住冬日残留下的狂气,在庭院中吹彻,不免发出“呜呜”的声响。

  

    鹤丸国永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桌面,不自觉的哼着熟悉的小调。

 

    绫夏回到寝间时,一听到这曲子便僵住了脚步。

 

    “怎么了吗?快过来吃点东西吧。”

     

    “没什么,只是有些吃惊,竟然有人会唱这首子守呗。”

 

    绫夏端坐在桌前,捧起白粥抿了一口,确认过温度后才拿起调羹舀起来喝。

 

    鹤丸国永最起码的常识也是知道的,看着别人进食是件不礼貌的行为,目光不知道该向哪儿摆,只好给自己找了个可以与他对视的法子。

 

    “那首子守呗……有什么特别的吗?”

 

    “真要说特别,可能也不一定吧。因为母亲教给我的时候曾经说过,这是一首在族内传唱的曲子。我只是猜想,外人大抵不会知晓的。”

 

    “可能是年岁太久了吧,我也不记得着子守呗的来历,隐隐约约像是我被埋在地下时脑海里响起的曲子,那时候我怕是还未意识到自己将会拥有作为付丧神的实体呢。”

 

    “歌词呢?会不会是鹤丸先生记错了音,恰好曲调相似而已?”

 

    “记歌词?哈哈……这也太难为我了。老实说,我就没怎么听清过,莫不如你唱给我听?”

 

    绫夏把最后一块玉子烧吞入口中,细细咀嚼后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清水。平稳气息后,微敛眸子唱起歌来。

 

    那是一首寂寞而又安静的曲子,歌词让人摸不清头脑。她讲起了远古的故事,从鬼族和人类和平相处,到被人类赶尽杀绝。有被大火烧尽的村庄,有逃亡四散的亲人。杳无音讯的,是未能传达的求救声。

 

    鹤丸国永正把玩着挂在壁上的长弓,不料没能掌握好力道,弓一下子弹回,发出一种离弦时才有的声响。那声音回旋了一会儿,消散在空空荡荡的寝间里。

 

Section 04

 

    “鹤丸先生,脸向右侧一点!”

    

    绫夏绷紧了弓弦,手臂略微拉伸调整好角度,对准溯行军的头部猛地射出一箭。

   

    僵持的状态被打破,白衣的付丧神比了一个感谢的手势,转身冲入了下一场对峙之中。

 

    战线正在向前推进,难免会有漏网之鱼。大部分在远射程的范围里已被一一击败,剩下一两振敌刀正在逼近。绫夏把长弓甩在背后,拔出腰间的短刀,压低重心直刺其中一振的要害,而后拉开距离,迅速拉弓射中了最后一振。 

   

    敌刀全军覆没,第一部队没有任何一振挂彩,只不过损失了几个刀装。本应是完美的收场,一切都在总结战况的时候出了差错。

 

    鹤丸国永的练度比起上一场战斗下降了20个数值之多,一行人马甚至来不及多想便马不停蹄地赶回本丸。

 

    对于时间的实感已经不存在了,绫夏一夜未睡,到处打听这现象的原因,另一边时时刻刻给鹤丸国永输送着灵力。然而这只是杯水车薪,在短暂的数小时内,练度下降的趋势略微缓和了一些,可持续的下降还是让人心惊。

 

    时之政府送来了反馈书,公文中的报告不过是无用的寥寥数语,大抵是没有对策的意思,那种平淡的公式语气在字里行间挑战着审神者的底线。

 

    绫夏心急如燎,鹤丸国永却一副没事刃的样子,不仅拒绝以出阵的方式来补救,甚至还自行切断了灵力补给。

 

    付丧神本就单薄的身子显得更加脆弱,脸上的笑意竟一刻比一刻深。他饶有兴致地折出一个又一个千纸鹤,纯白的一堆摊在身旁的榻榻米上,刺目得使绫夏不忍去看。

 

    鹤丸国永难得任性地蜷在审神者的怀里,用他那如清泉般爽朗清冽的嗓音,一件一件讲述着自己的经历,手上也不停歇,在方块形的纸张上来回翻折,留下的折痕清晰得如同无法磨灭的印记。

 

    “然后啊……我就遇到了光坊,小俱利还有小贞。那真是一段平和安稳的时光啊,没有辗转,也没有被盗被抢。虽说对原主已经没有太深刻的情感,但我珍惜所有快乐的经历。”

 

    “我十分感谢能和鹤丸先生度过这样一段日子……就算是被政府利用也好,我也为能在本丸与您相遇感到无比的开心。真的十分感谢您。”

 

    鹤丸国永抬起手来,摸了摸面前人的脸,屈起手指勾去了一滴正欲滑出眼眶的晶莹。

 

    “分别也不一定是痛苦的呀,要笑一笑才好。……你能不能再唱一次子守呗给我听,我好像有些困了。”

  

    付丧神用手拉起了绫夏的嘴角后,放下了手里的最后一个纸鹤,一副要小憩的样子阖上了双眼。

 

    绫夏的努力保持着他扯出的那个弧度,按捺住哭泣的冲动唱起子守呗。

 

    那不是什么好听的歌了,因为她终究没能压抑抽泣的声音。

 

“宵がふけたら(夜晚来临了的话)

   遊びましょう(就来玩耍吧)”

    浓密的睫羽轻颤,他用尽最后的力气睁开那双摄人心魂的灿金色眼眸,难以聚焦的瞳孔里有着快要溢出来的笑意。

 

“鬼ごっこはいかがじゃろ(捉迷藏怎么样呢)

   鬼ばかりじゃ遊べやせん(到处都是鬼玩不了呢)”

    他翘起的发丝化作光点,银白的,如同战场上杀敌的利刃一样耀眼。

 

“三日月出たら(新月出现了的话)

   遊びましょう(就来玩耍吧)”

    纯白的羽织变得透明,破碎成樱粉色的粒子重组成显现时迸出的花瓣,散落在纯白的纸鹤之间。

 

“日が出る前に(曙光出现之前)

   早くおっちに帰りましょう(快些回到家里吧)”

    压在身上的重量归零,泪水终于决堤,然而正要哭喊出声,一种脱力感便铺天盖地地袭来。

 

(不想看HE的小伙伴可以忽视后面的了wwww)

 

Section 05

 

    “长官!呼……报告!0927号本丸所在的位面完全消失了!”

 

    年轻人手中拿着定位平板推门而入,引得室内的女子不满地蹙起眉,眼睛瞥到他挂牌上的“实习”也就缓和了神色。

 

    她不紧不慢地从数据库中调出资料,不经意地挑了挑眉毛。

 

    “你看,这已经是第306次了。所以说,新人君,以后遇到这种事情可不要大惊小怪了。”

 

    “第306次…是怎么回事?”    

 

    “啊呀,看你是新人就特别透露一下吧,但是不要说出去喔。这个本丸啊,已经消失过306次了,每次消失的时间都在1到2个月之间。消失的日期每次都是10月26日哦,很奇怪吧?”

 

    “嗯…是的。”

 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休息时间到此结束。请快些回去工作吧!”

 

    年轻人鞠了一躬,转身走向门口,未曾想离弦声兀地想起,箭矢精准的穿过心脏,喷洒出鲜红的雪,在黑色大理石的地板上蔓延着,反射出妖艳的光泽。

 

    “是,是我。对,已经处理掉了。…好,没问题。”

 

    温热的尸体被房间内的清扫机器人搬运走,通过侧室的暗门不知又堆在了哪里。地板上的血迹被悉数清理干净,喷洒出的空气清新剂是好闻的复合花香型,恰到好处地掩盖了一切令人不悦的气味。

 

    她放空自己,陷在柔软的办公椅中,哼起了钟爱的曲子。

 

    “宵がふけたら(夜晚来临了的话)

       遊びましょう(就来玩耍吧)……”

 

    温柔的声音掺杂着不知名的情愫,回荡在偌大的办公室里……

 

Section 06

 

    没了云层的遮挡,初春的阳光晒得人有些发晕,绫夏良久才晃过神来,总觉得有许多东西在脑中一闪而过,快得令人捕捉不到踪迹。乱藤四郎拉着她的衣摆,把她拉到短刀们的中心。

 

    “主君,我们继续吧。开始下一轮咯!”

 

    审神者俯下身来宠溺地摸摸他的头说好,却被站在锻刀室门口的近侍叫住。

 

    “主公,新的刀剑锻造好了。您不来看看吗?”

 

    五虎退抱着小老虎,眼里有些失落,但还是推了推审神者,示意她过去。靠得住的平野藤四郎扬起头来:“主公有事的话就去吧,我们可以自己玩的。”

 

    得到了一众短刀的支持,审神者蹲下来双手合十表达了歉意,挨个抱了抱小家伙们才恋恋不舍地挪动步子。

 

    走到锻刀室门口,她接过近侍手中修长的太刀,轻轻瞥过刀身上的金色细链便注入灵力。

 

    一如既往的樱花瓣中混了些白色小点,抬头一看,才发现原来是突然雪降。

 

    纯白的付丧神站在她的面前,手搭在自己的本体上,听完绫夏郑重其事的自我介绍后,装出一副困扰的样子:“本来打算我这边先来的,没想到被抢先了啊……”

 

    他停顿了一小会儿,随即绽开一个大大的笑容。

 

    “哟,我是鹤丸国永。怎么样,被我的突然到来吓到了吗?”

 

    “嗯,吓到了。”

      

    和着零星的雪,樱花树上打出几个花苞,早些出巢的鸟儿间或鸣叫着,那声音在苍穹之下愈发显得悠远,忽而又变得杳不可闻了。

 

Fin.

 

     

感谢您能够阅读至此,真的十分感谢。

作为一名不合格的笔者,我深刻的知道,要看下来这样一篇糟糕的文章需要多大的毅力。

尝试写了一下有剧情的文字,觉得自己这么多年来依然没有进步,对于叙事可谓是一窍不通。

高三如期而至,现在我也是百感交集。今后的一年里注定是辛苦的,不过我相信,付出就一定会有回报。我想要拼上所有,给自己18年的学习生涯填上一个完美的答案,不愧于我自己,更不能愧于所有帮助过我的人。

因此,接下来的一年里,我会更少地把精力投入在lof上。

很感谢能在刀圈和这么多人相遇,也很感谢有人愿意给我的文字和图片留下评论,我真心感觉自己对各位小天使有说不完的话。

很开心有人能认可我的作品,我会继续加油的!小天使们在三次也要好好努力呀!!!

 
 

    

评论(4)
热度(23)

© 夏漣かれん-高三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