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漣かれん-高三

🌸想做好一个平凡的人🌸
刀剑乱舞/主乙女向/腐向挑食/渣写手/渣coser/画手养成中/大暖男兼树洞/话唠/擅长安慰人/很好勾搭/嫁刀鹤丸国永/冲田组厨/掉进一期沼/不慎坠入药沼/墙头众多/资深甜党/坐标旧都/最擅长唱歌/企鹅1476287557/欢迎点歌/

【药研藤四郎x女审】「痛いの痛いの、飛んでいけー」(痛痛全部都飞走吧)

*乙女向的糖

*文笔渣,第三人称练笔

*ooc有(第一次写药研我好紧张哦x

*这回婶有名字,是自家大女儿霧夏(きりか)


    春假过后就是新的学期,今年于雾夏来说,注定是忙于升学的一年。

    当今社会中,为了减轻孩子的压力,多数家长都将孩子送进了一体化学校,所以理所当然的,雾夏的国中和高中在同一所私立学校中度过。

    她本可以直接升上对应的女子大学,然而在高中的半途,她突然自己决定了志向,想要做一名外科医生。这就意味着她必须要参加医学院独立的考试,不能享受一站式的升学福利。

    今年是高中生涯里的最后一年,她的学业较于同班的大家来说会更加繁重。

    为了受验顺利,初步的医学知识是必要的,这些内容不在高中普遍授课的范围里,在本丸自学了半年多之后,雾夏陷入了瓶颈之中,不得不拜托老师进行讲解。

    在重返校园一个月之后,雾夏终于迎来了空闲时间。再次回到本丸的时候,她第一眼就看到了药研藤四郎。虽然中间也有用手机联络,但短短二十几天的分别后的相见还是让她兴奋地跑了起来,不顾手上拎着的大包资料就给了他一个熊抱。

    “我回来了,药研君。”

    “欢迎回来,大将。”

    抱在一起还未经几秒,轻薄的布袋就再也撑不住重量,一下子撕裂开来,白色的纸张“哗啦啦”撒了一地。

    雾夏听到撕裂声的时候已经太迟了,她手忙脚乱地挥舞着手臂,希望能截住几张正在掉落的宝贵学习资料,最后还是两手空空。

    “我来吧,大将。”

    药研蹲下来和雾夏一起整理着资料,总算是归成了一摞,然而一会儿雾夏还要将纸张重新排序,打印之后她并没有好好装订起来,所以纸张随意散落在地上时,资料已经不是原来的顺序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……当时我为什么没有标上页码。”

    雾夏捂着头,脸上的表情无比纠结。大有蹲在地上不起来以逃避现实的意味。

    “大将,顺序乱了重新排一遍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,药研你也不看看那有多少张啊!”

    药研一时语塞,不知道该说什么。思考之后,才默默雾夏的头:“反正也是医学相关的资料吧,也许我可以帮您分担一下。”    

    半拉半扯的,药研总算是说服她先回到自己的房间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吃过烛台切特制的丰盛晚饭后,雾夏开始和一大摞资料作斗争。本以为会有一个得力小帮手,事实尝试之后,药研却表明他对这些知识了解的不多,并不能帮上什么忙。雾夏看着他排错顺序的那几张纸,内心是崩溃的。

    所以药研就只能陪着她,看她把资料一张张地铺在桌子上,仔细看上下文,不厌其烦地给它们重新排序。

    “大将,大将?您睡着了吗?”

    一不小心就内心崩溃,整个人瘫在案上的雾夏诠释了秒睡二字,呼吸逐渐平稳下来。

    自己的话并没有得到回应,药研有些担忧地为她披上了羽织。

    “请您好好睡一觉,大将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再睁开眼睛的时候,雾夏习惯性的看了一眼手机——已经过了零时,她伸手摸摸对面的座布团,发现上面竟还残留了几丝热度。

    惊叹之余,障子门被轻手轻脚地推开,目光的正前方是一双修长白嫩的腿,迈起步子时,腿部肌肉收缩、松弛,昭示着主人长期的训练。

    雾夏抬起头,虚着眼睛对药研笑了笑,屏息看他将满满一碗赤豆元宵平稳地放在桌上。

    “辛苦了,药研君。”

    药研推了推眼镜,轻皱着眉表达自己的担忧:“大将最近很辛苦吧,您的黑眼圈真是太重了。竟然脸贴上桌案就睡了过去。”

    红晕爬上了雾夏的脸颊,正想站起身来,却因为长时间的跪姿而狼狈地摔在榻榻米上,所幸没有磕到案脚。

    药研快步走到她的身旁,扶着她坐起身来,用手指轻轻按压几下头部和手臂,问她有没有摔疼。

    “完全没有,你看,榻榻米这么软,怎么会有事嘛。”雾夏象征性地拍了拍身旁的榻榻米,示意自己真的没事。

    “大将您啊,明明也决定要做医生了,却还是这么不会照顾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这两者没有什么联系吧,有药研君在不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雾夏撇撇嘴,被说教后一脸不服气的样子。药研看着她气鼓鼓的脸颊,笑出了声,将两手搭上她的小腿肚。

    “真是拿您没办法,我来帮您按摩小腿,缓解一下麻痹感吧。”

    雾夏点点头,注意力集中在一整碗赤豆元宵上,一勺一勺吃得津津有味,满满的都是幸福感。

    药研或轻或重地揉捏着她的小腿,时而轻拍以使肌肉从紧绷的状态中放松开来,神奇的酥麻感刺激着神经,让雾夏舒适地不禁感叹出声。

    “机会难得,不如我们再试试脚底按摩吧。”

    雾夏犹豫地应了一声,任药研褪下她的短袜,布料磨蹭过脚后跟时传来了些疼痛。她心虚地看着药研,讨好地笑着解释:

    “那是新的制服鞋,我也没有办法。好像不经意就磨破皮了,我也才刚刚知道。走路的时候太开心了,就一直放着没管。”

    药研没有说什么,只是叹了口气,伸手从腰侧的皮质口袋里掏出小瓶酒精和棉球,熟练地用镊子将棉球吸满酒精:

    “已经能抬起腿了吧?请您把脚稍微侧过来一点。对,就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雾夏感觉到皮肤上一阵冰凉,紧接着是酒精在接触皮肉后带来的阵阵刺痛,她倒吸一口凉气,只好咬牙忍耐。

    药研涂抹伤口的动作很缓慢,雾夏觉得这段时间实在是太漫长的时候,他终于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给您的惩罚,以后请一定不要委屈自己穿不合脚的鞋子了。”

    药研前倾着身子,用空出的一只手揉揉她的头,他的声音低沉而有磁性,冲击着鼓膜:

    “痛いの痛いの、飛んでいけー。”

    (痛痛全部都飞走吧。)

    房间里,赤豆元宵的气息香甜,方才酒精在空气中挥发,特殊的气息在室内弥漫,两种味道在室内混杂,是独属于他们的温馨。


————

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有3个A,今天没啥事儿,所以我来爆字数码一篇大女儿的片段。懒得码大女儿人设,大女儿就是之前板绘的处女作。

感谢你能看到这里,今天有点累我就不捉虫了。流水账质量太差,不要脸占tag,我自己给自己差评。

欢迎评论吐槽我啊,哈哈哈哈哈哈哈哈。我今天太有病了!

评论(5)
热度(24)

© 夏漣かれん-高三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