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漣かれん-高三

🌸想做好一个平凡的人🌸
刀剑乱舞/主乙女向/腐向挑食/渣写手/渣coser/画手养成中/大暖男兼树洞/话唠/擅长安慰人/很好勾搭/嫁刀鹤丸国永/冲田组厨/掉进一期沼/不慎坠入药沼/墙头众多/资深甜党/坐标旧都/最擅长唱歌/企鹅1476287557/欢迎点歌/

【鹤丸国永x女审神者】雨やどり(待雨歇)

*女审有名字,自家二女儿

*文笔渣到炸裂

*没什么剧情的温馨日常

*乙女向乙女向乙女向!重要的事情说三遍


以上都没问题的话,请往下阅读:)




    嘀嗒——嘀嗒——嘀嗒——

    

    几条雨丝自天空飘向地面,空气中弥漫起丝缕雾气。商业街点起的灯笼透出些许暖黄色的光,散布在长而直的街道上便不知所踪。

    

    天色缓缓变暗,雨点由疏渐密,一时间倾覆而下,劈劈啪啪地砸在地面上,间或泛出一片白色的细碎水花。

    

    有人在雨中撑伞,水柱从伞顶不绝地下流,宛如小型瀑布,就着不时拂过的北风在他的衣服上留下斑斑驳驳的水迹。那人叹了口气,终是收起伞来,找了一个屋檐避雨。


    雨声笼罩住整个世界似的,人们在只增未减的雨势之下,只得纷纷走进店铺。门口迎客的老板脸上堆着商业性的笑容,暗暗地搓着手掌,为这骤雨带来的顾客和额外收入感到喜悦。


    绫夏倚在窗边,默默看向收银台前排起的长龙,目光落在那个熟悉的背影上。他衣服上的金链随着队伍的走动摇晃着发出清脆的声响。


    排在队伍中的至少有七八位鹤丸国永,他们之间,有的穿着出阵服,有的穿着内番服。换做是普通人,定不能分辨出他们各自的主人。然而审神者可以通过灵力的波动清楚分辨。


    但绫夏就是觉得,若是没了灵力的辅助,她仍然能认出他。即使抱着同一份记忆现身于世,即使有着同样的外表,即使有着相同的爱好,他们每一位仍是独一无二的,毕竟他们经历了不同的本丸生活,性格终究是有差别的,只是这差别或大或小罢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店铺在喧闹雨声的衬托下显得十分安静,收银员扫描条码、操作键盘和打印收据的声音格外明显,其间时而夹杂着小声的讨论以及手机的振动声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令人意外的是,时间在千篇一律的雨声中过得很快。从发呆中晃过神来,当绫夏再次聚焦瞳孔,那一袭白衣的付丧神已站在收银台前,未几便从结账区走出,手中拎着四个大大的塑料袋。绫夏看到,那上面印着一如既往的简明广告。


    “辛苦了,鹤丸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“都是些小事,不辛苦。”


    “来喝点果汁吧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鹤丸国永眨眨眼睛,将四个大袋子摆在空着的座椅上,接过她递过来的玻璃杯,摆弄了几下被卷成艺术造型的长颈吸管,而后才喝了几大口,伸了一个懒腰发出满足的叹息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你喜欢的话就全部喝掉吧,我已经撑了。”

    

    绫夏象征性地揉了揉肚子,示意自己真的已经喝够了。对面的人半眯着蜜金色的眸子,咬住吸管点点头,喝完了最后一口果汁。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“这个吸管真是令人在意啊——你不觉得它的构造很有趣吗?总感觉可以用它做特殊的惊吓道具。”


    “哈,谁知道呢?说不准我们可以来试试。”


    鹤丸半撑着头,慵懒之中掺了些笑意,眼底闪着期待的光芒:“好啊。凭我们二人之手,说不准可以准备一个跨世纪的超大惊吓。”


    “哇,你可别搞事。我怕查水表!”绫夏装作被吓到的样子,将头埋在手臂里趴在桌上,一只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戳着鹤丸的脸颊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他也就任着她在自己的脸上乱比划,视线飘向窗外,雨点打在屋檐上和地面上的声音来回交替,倦意便随了这节奏席卷而来。

   

    绫夏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,她收回手臂换了一个姿势,脸在手臂上蹭了几下,准备睡上一会儿。对面的银发付丧神也伏在桌子上,眼皮在睡意的催促下开始打架。

  

    鬼使神差地,他们一同倒在桌面上睡着了,手臂和衣袖交叠在一起的不适感也未能让他们移动分毫。

  

    睡梦中,有春日痛快淋漓的雷雨,有抽出新芽的花草树木,还有爱人的笑颜。大雨把万物冲刷一新,连往常令人生畏的滚滚春雷,竟然也美得理所当然。


    鹤丸是被相机快门的声音吵醒的,他的听觉因为习惯于战斗格外灵敏,当他直起身来,望向旁边时,一位审神者和药研藤四郎的身影映入眼帘。

    

    “抱歉,你们睡觉的样子有些太美了。忍不住就拍下来了。”

 

    那女孩儿有着一头亚麻色的秀发,她鞠躬时,别在耳后的头发便不听话地垂了下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雨慢慢停歇,阳光透过云层染上窗棂——天又放晴了。脸被阳光照射,这让绫夏也从手臂中抬起头来,一脸迷茫地看向身侧的少女。


    “十分抱歉,我已经事先劝说过我家大将,她却执意要拍下来。请您原谅,因为我家大将真的十分喜欢摄影。”

 

    以可靠为著称的药研藤四郎的发言引起那女孩儿的一阵讪笑,不过在和绫夏说清楚后,双方也就释然了。两位审神者十分聊得来,还交换了联系方式。


    “那就说好了哦,雾夏。照片洗出来之后,一定要给我一份。”


    “当然,我会亲自送过去的。”


    “哈哈,感激不尽。”


    回本丸的一路上,谈笑声未曾停止,鹤丸国永为自己被晾到一边感到有些郁闷,和对方的药研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,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,挥手道别时才在绫夏的呼唤中晃过神来。


    “鹤丸……鹤丸国永?”


    面前的人儿一脸疑惑的神情看着自己,鹤丸国永发觉这表情十分可爱,于是朗笑出声,引得绫夏不满起来,直冲冲地一拳砸在他的胸膛上。几声假咳换来她的关怀,鹤丸像吃了糖的孩子一样,喜滋滋地笑着,最后这莫名其妙的气氛让绫夏也不禁开怀而笑。


    小径上有雨过初歇的湿气弥漫,沾湿了他们的衣摆。天边火烧一样的红色染上鹤丸国永白色的羽织,夕阳将逝,夜晚已近,他们并排走进本丸,准备享用丰盛的晚餐。


    那时候,他们的影子很长很长,不一会儿又变得很短很短。


    ——“吃饭了!”


    脚步声在走廊上不停响起,短刀们蹦蹦跳跳,讨论着今晚的菜色,大广间霎时热闹起来,纵是关上障子门,也收不住那份归处特有的温暖。


    今天的本丸依然温暖,今天的他们也很暖,很暖……




感谢您能看到这里,如果有建议,请不要客气地提出来,真的十分感谢!

其实鹤丸才是真爱,然而越是喜欢他,就越是不敢轻易下笔,早就下定决心要写,然而还是拖到现在,写出来篇幅也略短,总感觉没写完(x)不过放假有时间我会好好揣摩,多写写我想写的东西,这篇有可能还会再改改,毕竟是在学校时候开的脑洞,比较有限(好好上课啊你?)嘿嘿嘿x

再次感谢您能阅读至此。如果您认可我的文字,还请赏脸点个喜欢,这是我的动力来源。谢谢!


评论(6)
热度(17)

© 夏漣かれん-高三 | Powered by LOFTER